现在时间:
  
 
媒体关注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今日魏县 > 媒体关注 > 正文

“国家有难,咱义不容辞”

更新时间:2020-08-12 14:50:29点击次数:11657次

□河北日报记者 陈 正 通讯员 王德峰

在魏县野胡拐乡野西村抗战老兵顾超家中等待采访时,一名花白寸头、精神矍铄的老人骑着电动车突然闯入,老人一边咧嘴笑着,一边麻利下车,顺手操起水盆给院里花浇了水。不是村民提醒,谁也难想到面前的这位抗战老兵已近九旬。

1931年,顾超出生在野西村,幼年时期一家人生活异常艰辛。1943年5月,日军纠集邯郸、安阳、大名等21个县的近万名日伪军,对冀南根据地中心魏县、漳河县发动了铁壁合围大“扫荡”,仗一打就是一个多月。

日伪军刚撤,洪水又至。9月下旬,一场大暴雨造成了漳河秋季罕见的大洪水。漳河沿岸蒲潭营、纸房北、称沟湾、北馆陶、临清北大桥等处溃堤决口,泛滥成灾。

“不逃荒咋办?不走,人就得饿死!”枪声、雨声、哭泣声,连成一片。关于那一年,老人的回忆是苦涩的。在母亲带领下,他和弟弟一路往南逃荒,三天三夜,饿了沿街乞讨,冷了茅草裹体。最终,一家人在百公里外的河南滑县落脚,靠着乞讨穷苦度日。

一次偶然机会,顾超遇到了同村老乡,经其引荐参加了部队,“那是1945年,我15岁。不知道部队番号,就知道是骑兵,当地百姓称呼咱‘黑马团、白马团’。”

黑马团、白马团,其实就是驰骋战斗在冀鲁豫边区的129师骑兵团,其前身为红十五军团骑兵团。1939年,该团奉命赴冀鲁豫边区开辟抗日根据地。次年初,为便于作战指挥和增强骑兵威力,按照战马肤色分为了黑马连、白马连、红马连和杂色马连,边区群众称之为“黑马团、白马团”或“红马团、白马团”。

由于年龄小,顾超被安排为传令兵。战场上,他机智骁勇,无论白天黑夜,环境如何复杂,他都恪尽职守,把命令传达到位。生活中,他爱马如命,“战友”生病,他整宿睡在马厩陪伴。

“漫山遍野的日伪军,一把大刀杀过去,砍下,再追第二个。仗一直打到日头挂起来。”谈起难忘的杀敌战场,顾超突然激动起来,语气加快讲述战斗场景。

车固战斗中,顾超所在的骑兵团奉命伏击来自楚旺的程道合部,战斗从上午10时开始,一直打到了下午。最终,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,日伪旅长程道合被当场击毙,两千余日伪军被杀被俘。

内黄、曹州、济宁,抗战期间,顾超随着部队转战多地,参加了大小十余场战斗。但一次意外,让他的战斗生涯戛然而止。

1946年12月,接到送令任务,顾超夜间骑马奔行。突然,在一道壕沟前被绊倒,连人带马狠狠地摔在冰冻的土地上,当场昏死过去。所幸,战马没有离他而去,忍着剧痛,顾超艰难地爬上马背,又回到了部队。经检查,他小腿骨折、肩胛骨骨裂,全身多处擦伤。

随后,顾超被部队送到了革命区群众家中养伤。三个月后,伤势尚未痊愈的他要求返回部队,但被上级命令到地方武装后勤部门做警卫员,继续养伤。他再次要求回骑兵团作战时,考虑到骑兵团需要长途奔袭,且顾超的伤势仍需调养,最终,部队首长劝他退伍,回到了家乡野西村。

回乡后,顾超时刻不忘自己军人身份,在公社、村内任职期间,积极参与革命工作,先后参与了岳城水库、东风渠等水利工程建设,并率队出征沁河改造工程。“再苦再难,还有上阵和日本侵略者拼刺刀难吗?”艰苦岁月,老人一再用自己的经历激励同行者。

“就是个闲不住的人,别看快90了,家里事、村里事,事事操心。”采访中,顾超堂弟顾永林说,堂哥抗战老兵的经历,和为人公正厚道的性格,使得他成了村里最受尊敬的长者。

“一日为兵终身是兵!国家有难,咱义不容辞。”今年2月13日,一身戎装、胸挂勋章的顾超在子女陪同下来到村疫情防控点,将2000元捐款交到村干部手中,表达一名老兵与大家一起众志成城、共渡难关的决心。


(编辑:党政网站管理员)